聊城百科

聊城本地最全的百科知識庫

首頁|城市地理|經濟社會|水城人物|教育旅游|人文歷史|生活居家|娛樂明星

“詞壇泰斗”莊奴的聊城往事

更新時間:2016-10-19 10:06:50 貢獻者: 點擊:

   2016年10月13日,這位“與時間賽跑的老人”莊奴與世長辭,享年95歲。曾與莊奴先生有過一面之緣的聊城民協副主席馬延成第一時間把莊奴在聊城的照片做成相冊《莊奴先生在聊城》,表達哀悼與懷念之情。10月17日,記者在鼎舜花園采訪了原聊城市音樂家協會主席邱方軍和聊城民協副主席馬延成,聽他們追憶“詞壇泰斗”莊奴的聊城往事。

  “莊奴先生是最不像大師的大師”

  說到莊奴,不得不提鄧麗君,鄧麗君大半的經典作品都是莊奴作的詞,人們常常說,“沒有莊奴,就沒有鄧麗君。”但莊奴卻曾謙遜地向媒體表示:“因為她的光輝,使我也沾了光。”

  而2011年,莊奴先生來聊城撐場“小鄧麗君”盛燕的演出,也讓邱方軍、馬延成與莊奴有了一面之緣。

  馬延成是聊城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主要從事詩歌、歌詞創作,他告訴記者,對莊奴先生這樣的詞壇泰斗,他仰慕已久,2011年,“小鄧麗君”盛燕到聊城演出,莊奴夫婦也出席此次演出為“小鄧麗君”撐場,得知莊奴先生來到了聊城,馬延成便找到了當時擔任聊城市音樂家協會主席的邱方軍,“當時我們就商量著舉辦個莊奴先生歌詞座談會,看能不能邀請莊奴先生出席,也讓我們有機會拜訪一下大師,莊奴先生是‘詞壇三杰’之一,那可是我們心中的泰斗啊!”馬延成說。

  發出邀約后,莊奴先生欣然應允,也正是那次的座談會,讓馬延成覺得莊奴是他見過的“最不像大師的大師”,“當時的莊奴先生已是90高齡,但精神矍鑠,談笑風生。對于自己的得意之作,他如數家珍,一首又一首地背給我們聽,之后再對作品進行剖析,從創作靈感的迸發,到起承轉合的運用,講得有聲有色,還不時來點幽默,讓我們開懷大笑。老先生一點架子也沒有,我想,這就是真正的大師風范吧。”

  “認識他的人,知道他是莊奴,是詞壇泰斗,在不知道的外人看來,他就是個善談、幽默而又親切的鄰家老頭兒。莊奴先生平易近人,他的作品也一樣,像《小城故事》、《又見炊煙》這些作品很貼近老百姓,像是在說話,由鄧麗君唱出來之后更增添了一種輕松愉快的甜美感覺”,邱方軍說。

  “莊奴先生給我們講述《甜蜜蜜》的創作經過”

  馬延成告訴記者,在那次的座談會上,莊奴先生還主動講述了那首膾炙人口的歌曲——《甜蜜蜜》的創作經過。

  “莊老很健談,當談及《甜蜜蜜》這首風靡臺灣后又風靡大陸的歌曲時,莊老說:‘這首歌的曲子很短也很簡單,但旋律很優美,當把旋律拿給我時,我問誰唱啊?說是鄧麗君小姐,我想鄧麗君小姐身高一米六左右,圓圓的臉,笑起來很甜,人也很甜,OK,就《甜蜜蜜》吧。開始填詞: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兒開在春風里,開在春風里……沒想到大家那么喜歡這首歌,滿大街的人都會唱。’這就是僅用了5分鐘就創作完成的那首家喻戶曉的歌曲《甜蜜蜜》的創作過程。接著莊老極有興致地唱起了他的得意之作《甜蜜蜜》,在他的帶動下,大家一起跟著唱了起來。”回憶起和莊奴的那次會面,馬延成覺得仿佛還是剛剛發生的事。

  “莊奴先生還和我們聊了《我的故事》的創作緣由。”在臺灣,假期里有歌友創作營,有一次,莊奴先生去講課,有位學生問他:“您是情歌圣手,能不能寫一首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情歌?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莊老先生說:“你能不能說得再詳細一點?”那位學生說:“比如小時候是青梅竹馬,等到大了,卻和別人結了婚。在大學,兩人的關系很好,當要向對方挑明心事的時候,人家已是別人的情人了。”莊老笑了笑說:“你是在考我啊。”到下個星期上課的時候,莊老先生就把歌詞帶去了:“在我的故事里,第一次出現你,是你那一臉笑,引起了我好奇。你沒有注意我,我早已關心你,不涉及情和愛,全然是純友誼,打從花開到葉落,彼此保持等距離。當我知道你要走,才發現我是多么的需要你。在我的故事里,沒有再出現你,見不到你的笑,想一想也甜蜜。”這首詞一出來,很多人都服氣地說寫得像自己的故事。

  馬延成告訴記者,當天的座談會上,莊老整整給他們講了一個下午,但意猶未盡,晚飯后又暢談到晚上10點多,后來擔心老先生的身體,不得不與莊奴先生揮手道別。

  “莊奴先生留下的精神財富永在”

  五分鐘寫出家喻戶曉的《甜蜜蜜》,一生創作了3000多首作品,讓莊奴儼然成業內神話。晚年的莊奴仍筆耕不輟,因此被稱為“與時間賽跑的人”。

  “莊奴先生的作品不追求炫目的技巧與華麗的辭藻,而是飽含真情實感,接地氣,適合老百姓的口味,比如‘小城故事多’就5個字,但字短情長,有很多意味在里面。”邱方軍說。

  歌猶在,人已去。

  得知莊奴先生辭世的消息后,馬延成第一時間把莊奴在聊城的照片做成相冊《莊奴先生在聊城》,表達哀悼與懷念之情,“雖然我與莊老只有一面之緣,但是卻覺得和老人家很親近,知道莊老去世的消息后,我心里很難過,莊奴先生雖然離我們遠去,但他的音樂會永遠伴隨我們,他留下的精神財富永在”。

天天拍夜夜添久久精品